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老照片:惨痛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旧照片

来源:未知2018-11-07责编:镜子ag捕鱼平台大全|首页网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淞沪会战,国军在高桥等地顽强抵抗,日军寸步难行,死伤惨重,不得不求助空中火力支援。这是日军士兵在己方阵地释放黄色烟雾信号,向空中确认以防误伤。淞沪罗店当时被称为“血肉磨坊”,这个狭小的地区甚至连一个团都无法展开,中国军队每次只能以两个营为单位面对日方凶猛的海空火力与日军展开拉锯

1944年9月,德军发起了消除波兰维斯瓦河西岸苏军桥头堡的战斗。这是3名德国装甲掷弹兵在战斗结束后,站在一辆正在燃烧的苏军T-34/85坦克残骸前干杯痛饮,这位经验丰富的士官率领这个反坦克小组成功干掉了这辆坦克。

一架中国战机坠毁在一处河塘里的。抗战初期,弱小的中国空军驾驶着五花八门,各型号外国援助的飞机在当时亚洲最强甚至可以说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日本陆军和海军航空部队面前亮剑。勇敢地战斗无法弥补巨大的实力差距,但身处绝境的中国空中勇士也让对手颜面扫地了。

詹姆斯·霍华德少校是美国陆军航空兵空军的一名资深飞行员,一位在欧洲和缅甸都战斗过的老鸟。他是最早使用“顶好”这句当时中国百姓常夸赞他们的中文单词,且作为自己飞机绰号的飞行员。霍华德少校的战绩在其座舱附近的蒙皮上可以看出,6面旭日旗代表6架日军飞机,6个万字符代表6架德军飞机。

1944年12月,一辆德军第510重型坦克营的坦克正在穿过德军齐格菲防线,参与阿登反击战的攻击。图中林立的混凝土反坦克锥(德国人称为“龙齿”)似乎凸显了该防线的坚固,但是最后在阿登的败北,让德国人几乎没有兵力再来守卫这条防线了。

苏德战争开始1个月,白俄罗斯,乌克兰西部的苏军被德国的闪电战打的丢盔卸甲,战线后撤300公里,还是无法阻挡德国人的攻势。此时有个麻烦出现了,由于苏联铁路的轨距宽于国际通用铁轨,德军必须给进入苏联的列车更换底盘,而这只能在他们攻占的苏联边境重要铁路中转布列斯特完成。

淞沪会战,上海北站阵地,国军中央教导总队和第88师一部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拼死抵抗,数次将日军逐出。这是日军的坦克在直瞄射击中国军队的阵地,身后的日军步兵正准备在坦克的协助下发起又一次冲锋

卡尔·鲍曼虎王坦克车

一辆被摧毁的美军M4“谢尔曼”坦克残骸,车体装甲前方的一个小洞是德军反坦克炮弹精确命中的痕迹,这枚炮弹直接杀死了驾驶员并在车体内引发殉爆,彻底必杀了这辆倒霉的谢尔曼,车上堆积的各种杂物被震飞的到处都是。

这是希特勒在1942年飞往俄罗斯南部前线临时大本营扎波罗热视察部队时和刚刚在克里木战役中获胜的曼施坦因元帅和沃尔夫拉姆·冯·里希特霍芬上将的合影。

柏林南郊的一处苏军装甲部队集结点,一队ISU-152自行火炮正在集结待命。苏军在战争后期出现了大量重装甲重火力的坦克和自行火炮,这种就是其中较为厉害的一种。只要命中精度提的上去的话(老实说,精度问题一直是困扰苏系坦克的难题)。

容克Ju-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与88毫米炮一样,是德军战争初期的制胜法宝。由于飞机造型的缘故,它在高速俯冲时会发出非常刺耳的尖啸声。在东线,如果地面部队遇到红军重型坦克的话,他们就会召唤这位“尖啸死神”。

硫磺岛战役战斗间隙,面对战地记者,美军士兵们展示着他们的战利品,一面签有大量日军官兵姓名的日本国旗,还有一把佐官武士刀。我们经常看到日本军旗上的“武运长久”四个字,可是现在这样的情景能长久么?

德国原先最美丽的省份东普鲁士首府柯尼斯堡是德意志的发祥地,条顿骑士团的大本营,神圣罗马帝国最强诸侯波西米亚公爵的封地。但战争改变了一切,苏联红军经过残酷的战斗后于1945年4月9日攻陷这里,并于1947年赶走了所有德意志人,现在它的名字叫加里宁格勒

盟军突破德国非洲军团在突尼斯的“贾夫纳”防线后已逼近其最后的立足点比塞港。这是一名美军士兵站进一辆德军虎式坦克内和这件令他敬畏的武器来了个合影。

在1944年末至1945年初,德国V2导弹袭击了伦敦和西欧重要的军事目标,小有斩获,但盟军的推进和轰炸使得大批火箭发射场被毁或被夺取,V2的攻击力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德国投降后,这些末日科技另美苏两国非常眼馋,抢人,抢装备,抢技术的竞赛在被分区占领的德国领土上进行。

孙立人将军的中国国军新编第一军接受美械改装后在印缅地区狠狠地收拾了日本人。 这是日本投降后,新一军进入广州,王牌部队当然是训练有素,军纪严明的,士兵在大街上席地而坐等待,准备接受日军第二十三军的投降

库尔斯克战役,在突出部北部的德军一个侦查小组抓获了3名苏军,指挥官示意尽快把这些“舌头”送到后方进行审问。

当苏联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的部队受阻于德军在泽劳高地的防御体系时,从南面突入柏林南郊动物园的乌克兰第一方面军的部队已经开始了和德军的激烈巷战了

恶魔并非一定要有凶神恶煞的外表,希特勒,希姆莱,墨索里尼。他们表面一样可以慈祥和蔼,彬彬有礼,但内心却是极度的阴险邪恶和变态。就像这张图,在当时这些日本青少年的眼里,东条英机是一位重视教育的长者,一位关心儿童的爷爷

一名美军B-29轰炸机的投弹手,正在透过窗外遥望附近的日本空域。由于在高空,飞行员需要特别的着装,抗压服,氧气面罩,笨重的防弹背心(防弹衣最早只装备给飞行员),让人看了都觉得气氛分外紧张。不过相比于他们在欧洲作战的同伴,他们绝对是幸运的

上排左起:约阿希姆·马尔塞尤,杰哈德·巴克霍恩,约瑟夫·劳力克,鲁道夫·里宾特洛甫 中排左起:海因里希·雷默斯,卡尔·鲍曼,埃里希·哈特曼,马克西米利安·梅耶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