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镜,可知兴衰!

为了挽回败局,纳粹曾教1000只狗“士兵”说人话,竟然差点成功了

来源:网络2019-09-22责编:镜子ag捕鱼平台大全|首页网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二战后期,曾经所向披靡的纳粹德国在苏军和盟军的共同打击下,已然节节败退,其败亡已成定局。为了挽回局势,弥补自己人员不足的缺憾,纳粹科学家曾花费巨资,进行了一个荒诞不经的实验——教狗说话。

英国加迪夫大学的贾恩·邦德森博士在其新着《令人惊异的狗:秘密的好奇心》中提到的一段往事。二战后期,纳粹曾建立一所动物语言学校,专门教狗讲话、阅读和拼写。

在纳粹德国,狗的地位相当高,至少比犹太人高很多。而纳粹也是世界上第一个推出“动物保护法”的国家。一些人更是认为,狗的智商并不差,可以学会人类的语言。当它们掌握了人类的语言之后,就可以代替德军士兵,从事诸如站岗放哨、看守集中营等非战斗任务,以便解放出更多的人手到前线作战。

在大部分人看来,纳粹的计划是荒诞不经,乃至于异想天开的。然而实际上,纳粹在二战中,经常进行这些非理性的试验。在德军中,许多人都笃信超自然力量。例如纳粹头子希姆莱,就曾多次试图制造所谓的“雅利安神人”。希特勒还派遣党卫军,渗透到西藏试图找到帮助自己称霸世界的超自然力量。由此观之,训练狗说话似乎还算科学且理性。

纳粹之所以对“狗说人话”如此着迷,源于一条叫做“丹”的狗。1910 年,生活在汉堡郊区的它在被记者提问叫什么名字时,吠叫着发出“丹”的声音,还在被问及想吃什么时“说”出了德语“蛋糕”一词,虽然声音模糊且生硬,但足以震惊世人。从此,德国掀起了一股教狗说话的热潮,有心理学家甚至尝试进行人狗间的心灵感应实验。

二战后期,德国出现人手不足,于是投入更多资金在培养“会说话的狗士兵”身上。名为Tier- Sprechschule-ASRA 的动物学校在汉诺威市附近建成,战争期间始终在运作。校长玛格丽特·施密特和她的教职员工只有一个目标:为元首培养大约一个营(约1000 条)能与人类交流的“狗士兵”。

为了选择一流的“狗士兵”。纳粹官员在全国搜寻了数千条狗,并训练它们用爪子拍打信号,与人类交流。部分受训的狗,竟真能发出人类的声音,除了能回答希特勒是“我的元首”这类问题,一条名叫“堂”的德国猎犬还会运用较复杂的句式,例如“快点!给我蛋糕吃。”

会说话的罗尔夫

其中,一只名为罗尔夫的狗,成为这所学校最出色的狗士兵。据说,罗尔夫能用爪子拍打出自己的想法。甚至这只狗还能它能思索宗教问题,会作诗,还询问过一名到访的贵妇:“你能摇尾巴吗?”邦德森博士在其书中提到过一件更滑稽的事情:一位名叫弗洛·默克尔的女士为女儿的算术伤透了脑筋,罗尔夫却把加减乘除学得样样精通,让默克尔哭笑不得。

然而还没有等这些“狗士兵”学成毕业,苏军便已攻克柏林,纳粹德国就此灭亡。即使纳粹真的训练出能够说话的“狗士兵”,实际也无益于大局。
为了挽回败局,纳粹曾教1000只狗“士兵”说人话,竟然差点成功了

虽然德军没有将“狗士兵”大量投入战场,但是却将数百万“蚊子士兵”放置在意大利,给盟军造成了很大麻烦。1943年,盟军在西西里登陆后,占领了半个意大利。1943 年秋天,德国昆虫学家、纳粹党员埃里克·马蒂尼首次提出“毒蚊”计划。当时,在意大利首都罗马南部约50 公里处有许多沼泽地。

根据马蒂尼的作战方案,德军先是撤除了沼泽中的所有水泵,然后凿开堤坝制造洪灾;接着,纳粹科学家又向沼泽地释放了数百万只携带疟疾病毒的蚊子,企图藉瘟疫阻滞盟军取道意大利南部进入罗马。

即使在现代,疟疾也是一种可怕的致命疾病,若疟疾广泛流行,必将给盟军造成巨大的损失。不过好在盟军早就得到了情报,事先都服下了抗疟疾的药物,才没有导致士兵大规模中招。

然而,无依无靠的意大利平民却遭了殃———在当地24.5 万人口中,感染疟疾者从1943 年的1217 人猛增到1944年的54929 人。直到1950年,纳粹释放的疟蚊才被清除干净。肆虐意大利南部的疟疾才告停止。